法律

御毒问天 第204章 议会堂

2020-01-17 01:1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毒问天 第204章 议会堂

赤云盟盟主,是一位身躯庞大如牛的精壮男子,他坐立在暗室主位之上,椅面庞大可容两人同时入座,却在此时由他一人将座位全部填满。

他见瓶自如来到暗室之内进行禀报,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站起来说话。

瓶自如这才起身,恭敬的抱拳说道:“盟主,我已是百般刁难,但这些人着实能忍,竟然硬是没有对我出手,想来真是可惜,倘若他们出手攻来,倒是可以趁机让他们全都死在我们赤云盟内。”

在座之人,有一名长发长辫的男子,听闻此言,有些不悦的从座位站起身来喝道:“瓶自如,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今日未免做的太过火了。”

“哼,过火?陆钊,你知道棍兄弟与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却被他的弟弟一招便杀了,你说那面具人的所作所为,算不算是过火啊?”

“可那毛兄弟毕竟把我们从妖狼的口中救了下来,否则别说是我们的性命,就连妖狐的心晶与皮毛我们都甭想得到,那秦家也自然不会与我们交好。”

这两人针尖对麦芒,你一言我一语的竟是在这赤云盟的议会堂内吵了起来。

陆钊刚想再多言几句,却被身边的一个人硬生生的拉住了衣角,转头一看,正是那名小胡子的饶年江。

饶年江忍不住轻咳了几声,这才捋顺了气息开口说道:“还是那句话,功大于过。以我之言,这十二名毛家兄弟的手下,收下便收下吧,尤其是毛铁柱,实力凡品巅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饶兄弟,我敬你是追随盟主多年的好汉,但我那爱耍棍的好兄弟就这么被那面具人杀了,我找谁说理去?”

此话一出,在场的各位议论纷纷,顿时如同菜场一般热闹起来。

饶年江刚想开口解释,却闻议会堂内传来一声巨响,将众人的精神全部吸引而去。

只见那名坐立中央始终安静的盟主终于有了动作。

此人轻轻的抬手,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幽幽的说了一句:“前线的兄弟来报,将那屠城的魔头相貌尽数叙述给我听过。”

众人不明白此言何意,不得已,继续好奇的听了下去,再无人打岔。

盟主继续悠然说道:“那前线的兄弟说,那两名魔头,一人身穿黑袍,速度奇快无比甚至肉眼难以捕捉,凡品巅峰同样可以轻易击杀。”

“哗……”议会堂内,又嘈杂了起来。

这时,听闻盟主继续说道:“这另外一人,速度不如黑袍人快,但却胜在招式层出不穷,仿佛尽览天下功法,与此同时,身边有两只可化人型的妖兽作为辅助,让他无往不利。”

这一刻,饶年江的精神仿佛如遭重击,他想要打岔说上几句,却是不由的先咳嗽了起来。

在这咳嗽的时间内,盟主语出惊人,说出了一个令在场诸位都精神抖擞的一句话:“探子回报,此人戴有一个嘴角处缺了一块的兽皮面具!”

“咳咳咳……咳咳……”饶年江重咳不止,身边的陆钊立刻取来桌上的茶杯递给他并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道:“饶老大,注意身体,莫要太过着急。”

“如何能够不着急?”饶年江一把推开递来的茶杯说道:“陆钊,你忘记了吗,那救你们出狼口的毛兄弟,也正是戴着兽皮面具的,而且这面具的嘴角处,也正是缺了一块!”

“啊!?”陆钊如梦初醒:“这……”

这一次,就连瓶自如都不由的背后一阵冷汗挂下,他凝重的说道:“盟主的意思,是此人根本没有死,不仅如此,他便是那令腊国境内人心惶惶的两大屠城魔头之一?”

陆钊继续为云书辩驳道:“这不一定,我的那毛兄弟是在青楼被杀,说不定那魔头见到我毛兄弟的面具样式奇特,特地杀人之后夺取自己戴上,这也是有可能的。”

“陆钊,你这个蠢货,你……”

“好了!”盟主无奈喝一声,全场顿时肃静下来:“你们所说的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因此必须全部考虑清楚。不过大家大可不必慌张,传闻当中,一名地庸强者出现,便可让这两人重伤逃遁,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还未曾到达地庸,仅仅只是地庸以下无敌手罢了。此处是何处?是金光城,其内光是地庸便有三人之多,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这一次,无人接话,都在沉思。

盟主继续说道:“倘若那姓毛的面具人,正是那魔头之一,你们想想,他若是来到我们赤云盟,会怎么做?”

陆钊立刻开口:“毛兄弟重情义,我很欣赏,他若真是那魔头,我有信心拉他如帮,让他为我们做事,到时候给他个堂主,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饶年江则是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其他的人,因未曾见过这所谓戴面具的毛兄弟,因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私底下几个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罢了。

不过瓶自如却是对他恨之入骨,咬牙说道:“盟主,今日我们如此羞辱他的那些兄弟,倘若他回来,保不定他的这些属下就会记仇向其告密,到时候,我们肯定会有麻烦。”

“这……”

“是啊是啊,说的有道理啊。”

“对对对,是这个理……”

听着在座的其他人都对此表示肯定,陆钊不干了,立刻开口说道:“这也是你瓶自如一人倒霉罢了,我与毛铁柱关系极好,两人经常一同看戏,已是兄弟相称。”

“哎……”饶年江轻轻摇头,他的思绪不由的回到了那个在原始森林当中的夜晚,见到那面具人之后,被他一招杀了十几名兄弟的画面历历在目。

他当真有些畏惧此人,他有一种错觉,恐怕那面具人面对他赤云盟一整个帮派,都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虽然这有些危言耸听,但他内心却有着这一股强烈的感应在,让他十分不安。

饶年江道:“倘若面具人真是毛兄弟,他只可招揽,不可为敌。”

“哦?”盟主有些吃惊,他与饶年江一同打拼天下多年,如今才有了赤云盟现在的地位,虽然一次意外当中,饶年江重伤心肺导致心力大跌,不过依旧是盟主最为器重的人之一。

因此,盟主对他的话总是会多听一些进去。

盟主说道:“年江啊,此事,你有什么安排?”

饶年江说道:“我们之前让瓶自如前去试探,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他们的对话,都已经被盟内兄弟一字不落的全都抄录下来送到了我们手中。”

说着,饶年江把手中的一卷宣纸卷起挥了挥。随后他继续说道:“陆钊说过,毛铁柱爱听戏,因此说他是腊国人是肯定的了,至少不会是桑国的探子。其次,他们的杀气很重,却可以做到压抑住怒气隐忍羞辱,从这里可以得出结论,这些人曾经或许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通缉犯,只是现在他们为了能够在金光城内有一席之地,选择了委曲求全。”

“嗯……不错,年江说得在理。”

“对对对,是这个理……”

“我没有意见,这个分析很到位。”

盟主听闻在场的帮众精锐,一个个对饶年江的分析做出支持,不由的点了点头,他笑了笑开口道:“年江,你知道的,我向来喜欢听你说话,总能分析透彻,好的一面你说完了,那么按照你的性格,必定会为我们分析一番不好的一面,以及……潜在的麻烦……”

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职工总医院
昆明市儿童医院
四川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河源手术治疗白癜风
天津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