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魔法傲世录 第四十八章 可怜的万夫长

2020-02-15 17:3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法傲世录 第四十八章 可怜的万夫长

文森示意格弗城主可以起身,不用跪着了,

格弗城主这才心里彻底放心了下來,

站起身意味着,文森原谅了刚才格弗城主的错误,

接下來,文森看向赛因高级魔法师,

“我知道,你是叫赛因,是一个高级魔法师,也是现在韦德斯克城里面的魔法协会长是不,”文森问道,

“是的,宫廷魔法师大人,”赛因高级魔法师回答道,

“之前我说过,我來处置你,不知道你听清楚了么,”文森朝着赛因高级魔法师看去,满脸嬉笑的说道,

不就是那个让自己去看魔法协会大门,打扫屋子打扫厕所这种下人才看的事情么,虽然赛因高级魔法师知道,他这么做的话,就会给自己丢脸,也会给自己的家人丢脸,但是沒有办法,谁叫人家是一个宫廷魔法师,实力还那么强悍,自己根本在实力上还是职位上都不能与文森抗衡,所以只能忍气吞声,

“是的,我知道,”赛因高级魔法师说道,

这就意味着接下來,文森要吩咐自己扫厕所了,

但是为了活命只能这样做了,毕竟,自己得罪了文森,那可是等于对撒克里陛下无礼一样,

“听说你还有家人在韦德斯克城里面是不是啊,”文森不禁笑嘻嘻的说道,

虽然文森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在赛因高级魔法师的眼中,这哪是笑啊,明显是一个带有阴谋的笑容,

“是的,宫廷魔法师大人,我的妻子还有一个女儿也在韦德斯克城里面,”赛因高级魔法师说道,

“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了,”文森继续卖着关子说道,

见到文森故意卖着关子不语,在加上文森问自己家里人的事情,难道他想要对付自己的家人,

正所谓,自己犯下的错误,不要祸及家人,自己宁愿受再多的罪过,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家里人代替自己承受罪过,

“宫廷魔法师大人,是我犯下的错误,请不要对我的家人动手,”赛因高级魔法师说道,

文森听到这里,知道赛因高级魔法师是误会了自己,

“我并不是想要对付你的家人,也沒有想到过对你有什么惩罚,我只是问问而已,并沒有其他的意思,”文森说道,

在赛因高级魔法师的错愕的表情中,文森这才念到自己的想法:“现在我宣布,赛因高级魔法师,继续任命他的魔法协会长职务,今天的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就当沒有发生过一样,至少來说

,如果我真的让你做那些事情的话,恐怕对你的家人的名声也会有所影响,至于其他事宜,另谈,”

这也意味着,文森也原谅了赛因高级魔法师,赛因高级魔法师这才呼出了一口气,站了起來,

“听刚才说,你的妻子和你的女儿也在韦德斯克城里面,能否给我简单讲讲她们,”文森问道,

听到这里,赛因高级魔法师知道,文森是对自己的家人产生了兴趣,于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他的妻子是一个普通的一个贵族的女子,他们已经结婚二十多年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刚刚完成了成人礼,也就是说赛因高级魔法师的女儿现在正好十八岁,

而且,由于受到父亲的教导,现在已经是一个魔法师了,但是实力不怎么样,还是一个沒有经过魔法试炼的一个魔法师而已,

沒有通过魔法试炼的或者是沒有参加过魔法试炼的魔法师,都称之为见习魔法师或者是魔法试炼生,这也意味着,他们连初级魔法师都不是,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们的实力沒有达到初级魔法师的身份,

“你自己就是魔法协会长,为什么不给你的女儿安排一个地方试练呢,”文森问道,

“说起來我也想,只是她表现的太傲了,说什么自己的父亲是一个魔法协会长,所以自己不参加什么试练也沒有关系,”赛因高级魔法师说道,

听到这里,文森觉得,这个女孩自己有必要帮助一下,或许能够让她参加试练,

“既然如此,改天让我去见见你的女儿,或许我能够让她参加试练也说不定,”文森想到这里,说道,

用自己宫廷魔法师的身份和在自己魔法试炼的时候的经验指导她一下,或许能够让她轻松的完成试炼任务尽快成为初级魔法师也说不定,大不了自己就用宫廷魔法师的身份逼迫她去试练,如果还是执意不去的话,

文森正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狠狠的掐了一下,

原來是赛丽丝掐着他,

这时候,文森的脑海里传來了赛丽丝的声音:“我看你是听说赛因高级魔法师有一个女儿,然后你的色心大起,想要通过赛因高级魔法师的桥梁与她搭好关系,是不是这样啊,”

这一切都是赛丽丝用魔法传音的方式告诉给自己的,所以不会被赛因高级魔法师和其他人听到,否则赛丽丝这么说肯定会惹出不小的尴尬來,

文森不会使用什么传音魔法回复赛丽丝,只能给赛丽丝表出一种眼神,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并非是赛丽丝想的那样子,

而赛丽丝则摆出一副“信你才怪”的表情回敬到,

“那最好不过了,有宫廷魔法师大人您的帮忙,我想我的女儿一定会去参加魔法试炼的,”赛因高级魔法师说道,

处理完赛因高级魔法师之后,就剩下万夫长一个人了,

万夫长已经跪了很久了,他亲眼看到,格弗城主和赛因高级魔法师已经被文森宽恕了,沒有追究什么,

但是文森似乎并沒有看向万夫长一眼就当做沒有他一样,

沒有文森的回答,和原谅,他自己也不敢起來,只能继续跪着,

“其实我们这次來找格弗城主大人你是有事情要做的,”文森说道,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尽力的,”格弗城主说道,

虽然,格弗城主对文森是宫廷魔法师这个身份虽然还心存疑惑,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能成为一个宫廷魔法师,本來格弗城主一直以为,宫廷魔法师是奥克里斯大魔导士,沒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小男孩,

但是,任命书不能作假,只能说,他是在自己离开龙城之后才被任命的,包括那个宫廷牧师也是一样,说起來,宫廷魔法师和宫廷牧师应该是在一起的,现在就看到宫廷魔法师,

“冒昧的问一下,请问那个女孩是不是宫廷牧师啊,”格弗城主指了指赛丽丝然后问道,

“不是的,我不是宫廷牧师,其实宫廷牧师另有其人,她并沒有在这里,而是去了其他的地方,我是埃尔维斯伯爵的未婚妻,等我们正式成年之后,过完成人礼正式的结婚,那个宫廷牧师你也知道,就是那个与我们在一起另一个女孩,也是你们昨天去我们住的旅馆监视的那个女孩,”赛丽丝说完,故意的走到的文森旁边,跨住文森的胳膊,表现的十分的亲密,

这一整,到把文森弄得很尴尬,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只能任由赛丽丝这么跨着,

明明他们两人假扮未婚夫妇,却在格弗城主面前整的像真的一样,

但是为了任务只能这样了,

“啊,那为什么不來,”见到眼前这个女孩竟然是宫廷魔法师的未婚妻,立刻对赛丽丝变了一副模样,

“她啊,知道昨天你派人监视她,现在生气了,不來了,”赛丽丝故意这么说道,

“啊,,这样子,看來我得去亲自赔罪才能过來了,”格弗城主知道,赛丽丝这么说的目的,不就是让自己去亲自去请尼娜么,这件事自己做的出來,

那可是宫廷牧师啊,自己得罪不起,何况旁边还有宫廷魔法师和宫廷魔法师的未婚妻两人,自己有多大的胆子不能得罪啊,

见到格弗城主表态,赛丽丝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就朝着他们的计划走着,竟然如此的顺利,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先是不表露出自己的是宫廷魔法师的身份,然后突然的亮出來,前后引出巨大的反差,然后原谅他们的过错,之后叫格弗城主亲自去找尼娜,这就是为什么昨天告诉尼娜治疗好后在那个贵族府邸待着不要出來,等候他们去接,

说是文森和赛丽丝去接实际上是他们两人带着格弗城主一起去接赛丽丝,

“既然格弗城主这么有心意,那么就跟着我们去请宫廷牧师前來,我们才讨论接下來的事情,不知道格弗城主您认为如何,”赛丽丝问道,

“一切听从您的吩咐,”格弗城主毕恭毕敬的说道,

赛因高级魔法师此时也表明自己也想去,文森同意了赛因高级魔法师的想法,于是格弗城主吩咐把自己的马车叫來,

而那个可怜的万夫长还是一直跪着,

文森看了看赛丽丝,再看了看万夫长,表达的意思是万夫长让赛丽丝去处理吧,

于是,赛丽丝走了过去,对万夫长说道:“我们的宫廷魔法师大人说了,刚才你拍马屁的表现让他十分的反感,所以,我们这次前去请宫廷牧师,这段期间你就一直跪倒我们回來,”

赛丽丝说完又吩咐周围的士兵看着万夫长,如果万夫长偷懒就拿士兵是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