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巧言令色

2019-07-27 11:35: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唐惜春除了星象上的事放在心上,其他的事,多是凑合了事。遇着不能凑合的,只得临时抱佛脚。第二日要陛见了,唐惜春才想起来,陛见的规矩他还不大懂哩。好在,他身边有个万能的阿玄。只是,阿玄懂的也只是女眷的规矩礼仪,何况阿玄又没做过官,哪里会知道官员陛见的规矩。阿玄倒是听人说起过,对唐惜春道,“最大的礼数无非是三跪九叩。不过,这也要看场合。大哥不如去问问侍郎大人。”唐惜春点头,“这也好。”罗侍郎官居三品礼部侍郎之位,一把胡子的年纪,大事小情不知见识多少,遇到唐惜春这样的也头疼。虽然对唐盛这个女婿比较欣赏,但,若唐女婿在跟前,罗侍郎还是想问问唐女婿,就他这屁都不懂的儿子,真不晓得唐女婿怎么就敢放他出来!抱怨无益,尤其唐惜春明日就要面圣了。罗侍郎只好耐下性子教唐惜春陛见的规矩,包括头不可乱抬,言语要恭敬之类的基本注意事项都事无巨细的同唐惜春讲了一遍,唐惜春使劲的往脑子里塞,心说,以前他见陛下不这样啊。当然,那会儿陛下还不是陛下呢。兴许跟升官儿的道理一样,人的位置变了,排场也就不一样了吧。唐惜春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教唐惜春规矩的罗侍郎道,“明天让大管家跟你一道去吧。你要记着,陛下是万乘之尊,在陛下面前,不论说什么做什么,都要三思之后再三思。”唐惜春皆应下了。至于入不入心,则只有天知道。罗侍郎瞧着唐惜春那张酷似其父的脸庞就暗暗叹气,心说,只长个好胎子有甚用,怎么就没把唐女婿的脑子遗传过来!想到唐惜春这样的脑子就要去面圣,罗侍郎简直忧愁的夜不能寐。唐惜春睡得倒好,他觉着,面圣的规矩都学会了,已无可挂心之事,一夜好眠后,第二日穿着崭新的五品官服进宫陛见。说起来,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若是寻常人,哪怕与皇帝陛下先时有过相交,如今君臣有别,也有略略矜持一些的。唐惜春此人,天生就少根弦,明湛免了他的礼,又赐座,待他也颇是和气,很有些老朋友见面的意思,“惜春,可算是见到你了。”当初是想招揽唐惜春到镇南王府去做事,不想倒害人家被土匪劫财劫色,只要一想起这事,明湛心里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唐惜春眼中含笑,打量着登基未久的皇帝陛下,笑道,“陛下长大了。个子高了,更像个男子汉啦。”明湛唇角抽了抽,“我早就是男子汉大丈夫好不好!”唐惜春道,“以前是小孩子,现在才算长大。”明湛知道唐惜春就是这么个性子,何况,如今难得有人肯这样没神经的跟他说话,并不以为忤,反十分没神经的同唐惜春聊起天来,道,“我是个子长得晚,人家都说二十三,还能蹿一蹿呢。我今年才二十二。”唐惜春道,“这倒是真的。我二十三的时候也长高了一寸左右。”两人先探讨了一番身高问题,唐惜春才跟杜若国主打招呼,“小若。”又取笑明湛,“陛下先前还不与我说,我还以为陛下心上人是哪个哩。要早知道是小若,我一准儿给你们预备贺礼。”大家都是断袖,说起话来便格外亲切。明湛原也不是什么谦虚的人,何况,他自觉同人家杜若国主夫夫恩爱,唯有一点不爽,他们这关系吧,不能爆光。哪怕许多人心里有数,可在外头,大家是不能说的。唐惜春这样笑嘻嘻的说出来,听得明湛心下舒畅:本来就是啊,大好的亲事,偏生不能提。他不能对外说,便意味着没人对他的亲事表示祝福。甚至他亲爹镇南王还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明湛被杜若国主卖了还帮人家数银子。至于朝臣,不要死要活的反对就算明理了。这般认真的表示祝福的,唐惜春是头一个。明湛一面受用,一面警觉的问,“惜春,你怎么知道我跟飞飞……”阮鸿飞,杜若国主的大号。唐惜春想都没想便道,“小雪告诉我的啊。”小雪!明湛不动声色,“你跟黎雪关系还不错啊。”唐惜春存不住事,便将黎雪的事说了,他道,“我在寨子里住了两年多,说白了,寨子里的人跟外头的百姓也没甚差别。我觉着,还比外头人简单些呢。陛下,你跟小雪的冤仇,我不大清楚。可我想着,你们打仗,最先死的反是无辜的人。我想到这个,就十分不好过。”说着,唐惜春还惆怅的叹了口气。打仗的原因,明湛一时半会儿的也跟唐惜春说不明白,而且,太复杂的,恐怕唐惜春也听不懂。明湛挑着明白的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如果黎雪肯低头称臣,我不是非要打这一仗。黎雪盘踞山中多年,是蜀藏边贸的大患。他不肯降,只得打到他降。”唐惜春还是忍不住问,“陛下,不能不打么?”“若能不打,我何苦劳民伤财的派永定侯去蜀中。实话跟你说吧,黎雪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不降。”明湛脸色微沉,“此战,势在必行。”唐惜春十分担心,“万一将小雪打死了可怎么办?”明湛笑,“你对我还挺有信心的啊。”唐惜春对他这个皇帝极有信心,只是,黎雪若是容易死,早死一千八百回了,断留不到现在。唐惜春道,“陛下是圣主之相,何况陛下地盘大,人多,小雪哪里打得过陛下啊。”明湛心下暗爽,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黎雪就是死了也不冤。”打仗哪里还容得下什么妇人之仁。明湛也没打算要捉活的,直接打死算。平了黎雪,蜀中与藏地开展贸易,介时大笔银子收入,足以填平此次军事开支。唐惜春张了张嘴,望着明湛,“可是,我跟小雪一人一只夫妻蛊。陛下把他打死了,我也活不成啊!”啥——明湛吓一跳,逆向思维,“这么说,打死你,黎雪直接完蛋!”唐惜春先是一恼,他原觉着自己与陛下算是朋友,陛下这样说,也忒没情意了。不过,转念一想,唐惜春又是一喜。死就死呗,难道他怕死吗?他又不是没死过,死了还能活呢。等下次重活的时候,他早些给黎雪提个醒儿,最好别再与陛下打仗才好。于是,明湛就看到唐惜春亢奋的表示,“那陛下就杀了我吧!”明湛吓一跳,他还没见人有这么高兴要死的!唐惜春想了想,又道,“陛下,有没有舒舒服服的死法,别叫我死的太难受才好。”明湛终于惊悚了,跳下去摸唐惜春的额头,没发烧啊!唐惜春以为陛下舍不得他,他也舍不得陛下呢,遂拉着陛下的小胖手道,“陛下放心,若有来世,我们还能见面呢。还有,我要死了,你好生跟我爹说一声,别叫他太过伤心。”唐惜春开始啰哩啰嗦的交待遗言,忽然想到一桩大事,道,“陛下,我在小若那里存了不少东西。有我第一次出海时的记录,还有许多海外夷人,海外的书籍,足有几屋子那么多呢。陛下,这原是想送给你的,就是一直没机会说。如今小若也在这里,小若,你就把我的东西都送来给陛下吧。”杜若国主听得唇角直抽抽,想着唐惜春怎地这般没个轻重,连出海的事都说出来了。唐惜春却半分未觉,还道,“小若,先时你许我的,说你立国封我做一品大官的事儿,这辈子来不及了,下辈子我再去给你做官吧!”明湛听得有些晕,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发问,“惜春,你还跟飞飞去过海上不成?”反正要死的人了,唐惜春觉着,也没啥不可说的,他便将当初如何与蜀太妃捣鼓出海上定位仪,如何跟着杜若的人出海,如何带回诸多夷人诸多海外书籍的事,原原本本的同明湛说了。明湛听得目瞪口呆,继而大喜过望,手舞足蹈,“惜春,原来你出过海?!”唉哟,今年这是怎么说的,想什么来什么。皇帝陛下如今啥都不缺,就是缺钱。皇帝陛下也会想钱,之前太上皇伯父不鼓励出海贸易,到了皇帝陛下这里,海港已经在修了。而且,比较贫困的皇帝陛下已经将海留权卖了一部分充盈国库。但,若想有大规模的海贸,仅有海港是不够的。在这个年代,海图,船只,海上定位的办法,还有,有过出海以验的人才。唐惜春这种身为官宦之子曾偷偷为海贼卖命的事,若搁别的皇帝身上,不砍他一千八百回算他好命。搁明湛身上,明湛两眼放光,已将唐惜春看做金子铸造的人一般。天哪,人才啊。若不是横插唐惜春这一杠子,皇帝陛下已经准备讨价还价的从情人杜若国主那里买几张海图使使了。突然之间来了个唐惜春,这还真是……上天让他省下一大笔开支啊!明湛轻咳一声,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准备先寻唐惜春麻烦,“好你个惜春,竟然偷偷的跟海外来往,你可知罪啊?”唐惜春眨眨两只大大的桃花眼,粉无辜道,“可是,我不出海就不能确认定位仪好不好使啊。”他完全不觉着自己有错。明湛坚持,“依本朝例律,你这就是大罪。”杜若国主闲闲插嘴,“既如此,惜春,你跟我去杜若国做官吧。我不让你做五品小芝麻官,让你做一品,我说了就算的。”明湛顿时着急,“你敢抢我家惜春!”他就是逗逗唐惜春罢了。瞪情人一眼,海上这一节,情人可从来没跟他说过,还险坑他一大笔银子!哼,这事,晚上再算账!唐惜春却是个实诚人,看不懂两人的眉眼官司,认真的同杜若国主道,“小若,我这就要死了,做官的事,还是留待下辈子吧。”死!明湛来了精神,笑眯眯的拉着人家唐惜春的手,道,“说什么死啊活的,刚才不过开个玩笑。不就是那什么夫妻蛊么。惜春,战事你左右不了,不过,咱们还是朋友,对不对?既然有夫妻蛊,我不令人杀黎雪便是。你若喜欢他,将来我把他赏给你,如何?”面对皇帝陛下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唐惜春目瞪口呆,不可思议,“陛下,刚刚你是在开玩笑啊?”“是啊,逗逗你罢了。原本你说喜欢的人是你家义弟,谁晓得你这被劫去贼窝两年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了黎雪呢。”明湛笑,“喜欢谁都不打紧,能成全你的,我都会成全。你别担心,只管好生在钦天监当差。”“对了,你这乍来帝都,有没有住的地方哪?”明湛原就喜欢唐惜春单纯直接,何况唐惜春才干大出他意料之外,对于欣赏的人,他素来大方。唐惜春道,“我住在罗侍郎家。”明湛将手一挥,大方道,“实在不方便,这样吧,平安街上有处宅子正空着,里头色|色都是齐全的。你初来帝都,不能没个住处,那宅子便给你做个歇脚的地方吧。”唐惜春也没客气,谢了明湛给的宅子。明湛便又拉着唐惜春的手问起唐惜春出海的事。早上陛见,在宫里吃过午饭用过晚饭,回罗家时,已是华灯初上。就这样,明湛还不大乐意放唐惜春出宫,说好了明日唐惜春再进宫接着聊天。原本,唐惜春来帝都也不过任个五品钦天监,关注他的人不多。但这小子进宫陛见了大半天,非但宫中赐饭,还得了一套五进大宅……简直惊掉了大半个帝都上流社会的下巴,纷纷嘀咕:这小子什么来头儿啊!怎这般得陛下青眼!要知道,咱们这位陛下啊,那粘上毛儿比猴儿都精,肚子里的算盘打得震天响,能从他手里得这般丰厚的赏赐。唐惜春,你哪儿来得这般造化啊!唐惜春进宫就为了给黎雪说说情,他也没野心说去化解黎雪与朝廷的矛盾,只要保住黎雪一条性命,唐惜春便知足。原本在宫里被明湛提了醒儿,唐惜春死的心都有了。当然,前提是他属猫的,死了还能活。结果,没想到陛下待他这般亲厚,根本不必他去死上一死,也保住了黎雪的性命。甚至,还得了一处大宅。体面荣耀啥的,凭唐惜春的脑袋还没想到这上面,关键是,省了自家一大笔银钱哪!陛下可真是个好人。唐惜春默默的想着。宫里皇帝陛下也在兴奋着,搓着手同杜若国主道,“有惜春在,以后海贸,如虎添翼。”杜若国主掖揄,“省下一大笔银子啊。”明湛笑,“不只是银子的事,你没见过惜春预测天气,那真是一说一个准。便是没有海贸的事,我也要厚待他。”说着,又拎来内务府总管,赏了唐惜春一堆东西,连带着交待,“平安街的宅子倒是不旧,只是人的习惯不同,赶明儿你打发人去惜春那里问问,若有哪里不合心意的,你着人去按他的意思弄到合他心为止。一应费用都从朕的内库出。”内务府总管恭敬应了,心下却是警醒。皇家从不做赔本买卖,陛下忽然重赏唐监正,不会没理由。于是,唐惜春在得了一处宅子后,又得了一堆赏赐,他欢欢喜喜的再一次对阿玄道,“陛下真是个好人。”这叫什么话!难不成陛下不赏你宅子不赏你东西就不是好人了!罗侍郎眼角直抽抽,他一把年纪,自认为这辈子经过见过的不少,看人也有几分眼力,但,就是看瞎了双眼,罗侍郎也看不出唐惜春是凭什么得的圣眷!倒是唐惜春,既得了宅子,已经决定要搬去平安街的宅子去住,搬的时间也急了些。唐惜春同罗侍郎道,“后儿个先搬过去,余下东西慢慢收拾罢,不然大后天开始下雨,没小半月停不了。”罗侍郎瞧一眼青天白日,直待大后天开始下雨,此方觉着,人家唐惜春为人虽是个愣子,但人家还是有自己本事滴。此刻,很有自己本事的唐惜春正在宫里与皇帝陛下说起种桃花的事,“我家里便种了一株碧桃花,陛下赏我的宅子,风水极佳。我便也种了一株。”明湛问,“这可是有什么讲究?”“有助于桃花运。”明湛问,“真灵么?”唐惜春道,“自然是灵的。不过,陛下跟小若这样好,不用再设桃花阵了。”明湛道,“谁还不用的?谁还嫌感情好啊。”一句话,不管灵与不灵,他都要唐惜春帮他在寝宫外设个桃花阵!唐惜春也应了,明湛生就心眼儿多,又跟唐惜春打听,“你家里桃花种几年了?都有哪些效用?”唐惜春道,“两年多了。”明湛心下一算,“遇着黎雪前种的?”唐惜春道,“是啊,种了没多久,就遇着小雪啦。”明湛:你这桃花阵是不是没设好啊!遇着个山贼,算什么好桃花!明湛很有些拆散人家的意思,八卦道,“我听飞飞说,黎雪生得也就一般。惜春,你怎么瞧上他的?”唐惜春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小若不还是照样跟陛下好了。”明湛道,“黎雪能跟我一样么?”他可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痴心有痴心!唐惜春很实诚的表示,“也没啥不一样啊,我觉着,你俩长得还差不多呢。”明湛微讶,指着自己,“黎雪跟我像?”“那倒不是。”唐惜春端起陛下这里的好茶,呷一口道,“就是你们长得都长的挺一般,好处在里头,若不深相处,恐怕不能知道。”明湛给唐惜春噎了一下子,郁闷道,“长得好就了不起啊!”不就是生得好些么,至于这么显摆嘛。唐惜春认真的说,“长得好也不见得都是好事,像我吧,喜欢我的人实在太多了,烦恼也很多。”明湛直接给唐惜春噎死:唐惜春,你这不是在臭显摆吧!晚间,明湛非常感慨的对杜若国主道,“唐惜春能平安活这么大还没叫人打死,真是奇迹。”杜若国主一挑长眉,明湛抱怨,“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儿直接说我长得不好看。”杜若国主笑,“恐怕也只有惜春会说这样的大实话了。”“是啊。”明湛叹口气,所以才另眼相待。唐惜春为人直率的过头,不过,专业够硬,又完全没有朝中大臣那些九曲十八弯的心思。跟他说话,虽然有被噎的可能,但,轻松是真的轻松啊。唐惜春性子直是直,不过,人情世故还是懂一些的。与陛下搞好关系后,他又择了好日子去拜见他爹的座师,工部尚书李平舟李相。待唐惜春自李相府上回家,开始自己钦天监监正的工作后,他时常与人感叹,“钦天监的同僚和气的很,做事也认真。”钦天监同僚表示:真尼玛废话!咱们耳不聋眼不瞎,陛下赏了宅子又赏东西,听说你三不五时的还要进宫陪陛下聊天,神神叨叨的给陛下设桃花阵……*oss给你面子不说,听说您爹还是李相的学生,李相那人吧,早就是个硬骨头,陛下都要给面子的人。您老有这样的后台,咱们哪个活腻了去找你不自在啊。于是,哪怕唐惜春就是个愣子,碍于其背景问题,钦天监也没哪个不长眼的给唐惜春绊子下。于是,就这么着,唐惜春就这样顺风顺水的开始了自己的钦天监监正生涯。</p>

崇左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焦作治妇科的专科医院
汕尾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阳江最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玉溪做妇科全面检查都有哪些

下一篇:花开的声音1

上一篇:一帘幽梦几多情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