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桃花扇剧作中的多种悲剧

2019-07-26 15:0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林昊

我国传统悲剧戏剧追求大团圆的喜剧结局,但《桃花扇》不同,不仅中间过程充满悲剧,而且结局也使人感到悲痛万分。故事的主角侯方域与李香君历经千辛万苦、沧桑巨变,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最终以分离结束。这种结局看似突兀,不合故事情节发展的逻辑,实则符合观众的悲剧心理逻辑与审美观。悲剧对于人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在人精神受到震撼的同时,又能使人得以思考。

《桃花扇》乃清初作家孔尚任经十余年苦心创作,三易其稿而写出的一部传奇剧本。通过男女主人公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反映明末南明灭亡的历史。所谓“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当时正值清初,因文字狱大兴,是考据学极盛时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作者忠于历史的态度。剧本中绝大部分是真人真事,剧本所写的一年中重大历史事件,甚至考证精确到某月某日。但其并非历史书籍,剧中加入了一些虚构的故事情节,从社会的深度和历史的广度中反映现实,有很高的现实性与艺术表现力,是一部对后世影响甚深的历史剧。

《桃花扇》的悲剧,既是爱情的悲剧、人物的悲剧,也是社会与时代的悲剧。

爱情的悲剧。桃花扇以悲剧结尾,侯方域受尽党争迫害仍心系香君,而李香君作为一名弱女子被恶人百般刁难亦能守身如玉。两人历尽千辛万苦才得以相见,却在张道士的“大喝”与“蛊惑”之下双双修道,爱情之花也随之枯萎,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情节的设置不是传统的大团圆结局,而是以分离的悲剧结尾,使人在扼腕叹息的同时,对于爱情和人生的深层主题得以更多地思考,人物的爱情悲剧也得以凸显:两个相爱之人不能相濡以沫,只能相忘于江湖,这不得不说是人物的悲剧,也是爱情的悲剧。

忠臣的悲剧。在《桃花扇》中,说到忠臣,绕不开两个人,一个是男主人公侯方域,另一个是南明政权的兵部尚书史可法。先说侯方域,他作为东林党人和复社领袖,一心为国,志存高远,却遭阉党余孽阮大铖的迫害,既不能为报效国家施展自己的才华,又被迫与自己的爱人李香君分离,最后修道,其境遇可谓凄惨。再说史可法,他作为拥立南明弘光帝的功臣,却受到奸臣马士英和阮大铖的排挤,被迫远离政权的核心南京。在清兵南下时,当马士英与阮大铖都为自保而逃跑时,他挺身而出,率领南明军民抵抗清军。他的口号是“上阵不利,守城”、“守城不利,巷战”、“巷战不利,短接……”最终,他壮烈殉国。

亡国遗民的悲剧。张瑶星出世与入世的矛盾心理、热心现实却不得不归隐山林的无奈之举;丁继之意向归隐却劝青年人上进;苏昆生千里寄扇与柳敬亭冒死传檄、热心时政,但最终还是从喧嚣的尘世中进入相对寂静的桃花源。还有卞玉京、寇白门这些底层女性,她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朝代的更迭、社会的动荡加剧了她们生活的艰辛。这些人生遭际既体现出他们“放悲声唱到老”的无奈,又体现出他们热中有冷、冷中有热的矛盾与困惑,加强了全剧的悲剧性力量。

女性的悲剧。李香君对爱情很忠贞,在侯方域受迫害出走之后,她为了表明自己对侯方域的爱,寸步不下楼。面对田仰的逼婚,她不惜血溅“桃花扇”来捍卫自己的贞洁。当从杨龙友口中得知“妆奁”是阮大铖所送,就毅然拔去簪子,脱去罗裙,坚决退回妆奁。李香君的“却奁”,表明了她鲜明的政治态度和刚直不阿的品质。马士英、阮大铖一次次拉李香君去歌唱饮酒时,她义愤填膺,趁唱曲机会,置个人生死于不顾,公开宣称自己站在东林党、复社这一边。一个柔弱女子能如此深明大义,可歌可泣。

《桃花扇》是以广阔的现实生活为背景,从不同的方面,表现复社文人与魏党余孽的斗争,描绘出南明兴亡的全部过程。从情节上来看,即使在描写侯李二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爱情悲剧时也渗入了浓浓的政治色彩,并且在爱情与政治冲突时,个人情感也不得不向政治妥协。最终,南明弘光政权在内忧与外患的双重冲击下轰然倒塌。这不仅仅是时代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更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悲剧。

本文作者:驻马店网(今日头条)Tags:桃花扇 侯方域 南明 马士英 李香君

阜新哪家专科医院牛皮癣好
丽水医院治疗牛皮癣
铁岭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好
自贡性病研究院哪家好
伊春少女阴道炎

下一篇:决命之光全文阅读

上一篇:莲生寰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