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九界封尊 第一百九十八 长老姬旦

2020-01-17 05:1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界封尊 第一百九十八 长老姬旦

楚天的手掌还没近身,罗泽就感应到了楚天手掌上带着的热气浑身大汗淋漓,来不及救援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身上的岩鳞甲能够护的了自己,眼中狠戾之色一现,双手呈爪抓向的颈脖,这一下要是抓实了绝对能抓掉楚天两块肉来。

楚天在罗泽胸前打下一掌罗泽的岩鳞甲骤然发亮接着便被楚天一掌击开,一股火毒的能量顺着撕开的裂口冲破罗泽胸前的皮肉涌入罗泽体内钻进罗泽青白晶莹的骨头上。

罗泽正抓下楚天的两爪离楚天颈脖还有半寸的地方一缓,趁这功夫楚天的头往后仰脚尖对着罗泽的下巴提取。

“啊~~~。”火毒入体的罗泽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不顾楚天身上火焰缭绕两爪破开缠绕的火焰将楚天踢向罗泽的大腿上抓下半斤多肉来向后急速暴退。

失去了罗泽的法力牵引天空中纷纷与火珠纠缠的骨片消失,它们的主人罗泽躺在地上双手按住胸部被撕裂的口子上在地上打着滚不停的发出xiǎo兽死时的哀嚎声。

“真惨呐,号称肉身强度可以元婴修士媲美的罗泽居然也不是“楚轩”的对手,被打的如此之惨。”一个刚从风波中站起的黑衣人族修士对化名成楚轩的楚天diǎn评道。

“可不是吗!不然他又怎么能斩下圣百烈,他的头颅又怎会值一颗“入圣丹”那么大的代价呢!”在其声旁另一名草木成精的妖修悄悄説道,对楚天释放出的火焰很是忌惮。

似乎是察觉到了两人的对话楚天火焰充斥的眸子隔着几十里向着两人所在处瞟了一眼,吓得两人连忙后退,不敢多言。

其他的金丹修士的讨论声在楚天的注视下也xiǎo了,不过去过分注视楚天双眸中的火焰。

在楚天目光所及下十来名人族修士跳出挡在了楚天与罗泽两人之间,其中一个修为达到了金丹大圆满,身穿鹤毡道士打扮的年老修士走了出来,摇着手中的羽扇向楚天行了个同道之间的礼节笑道:“道友既然赢了,何不收走罗泽身上的火毒,也算是做个人情给贫道无崖子个面子你看意下如何?”语气中充满了商量。

“我要是説不呢!”楚天看也不看地上打滚生不如死的罗泽,既然出手了就要做好被教训的准备,现在楚天的性格极为火爆,又怎会理会这些出来做和事佬的人。

“听道友的语气是説不喽!”自称无崖子的老道脸色一青,背后那些与罗泽有亲朋关系的修士已经站不住了出来指责楚天。

“你要是不解开罗泽身上的火毒待会儿让你知道什么是人间最痛苦的东西。”一个面色阴邪的青年男子説道。

“就是嘛,不要也为你一个人有多厉害,我们十几个人只要一出手包管你喝两壶。”

“信不信老子出手把你传宗接代的功能收走

一句句恶毒或威胁或逼迫或商量的话语从无崖子身后的一群人中传出,可真个出来动手的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感情是谁都不想做出头鸟,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这些人还是明白的,连带着地上还在翻滚的罗泽都没有人敢上前扶一把。

“鼓噪。”楚天眼中的火焰升腾随着空气中狂暴灵气的吹动一头火红的长发飞舞,正打算出手教训这些修士,双方对立,稍微一个风吹草动就将打起来时远处一道玉青色的遁光飞速而来,遁光中一个身穿白色华袍面目中带着不怒自威的老者落在楚天与无崖子中间,身上一股属于元婴修士特有的气息释放,灵压向两边释放,摁耐住剑拔弩张的楚天与无崖子两边人的情绪。

“都给我住手!”通过灵力扩散开来如同一道天雷轰隆巨响,一些刚站起来的筑基修士闻音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首当其冲的楚天脚下生根,牢牢的将自己固定在了远处,无崖子身后那一干修为不一的修士就显的狼狈了许多。

除却无崖子和几个修为高深之辈,其余人如同喝醉了酒的醉汉一个个东倒西歪向后退去。

不屑的瞟了一眼这些连自己一言都接不住的修士白色华袍老者声音洪亮:“老夫是负责掌管玉冥城中治安的长老姬旦,你们一个个不为了玉冥城抛头颅洒热血反倒来这里闲逛作甚,还不都给我滚回去静修,手上青光一现注入罗泽的身体里将那一团火毒泯灭。

碍于姬旦长老的身份在姬旦让他们滚后这些聚集在一团已有五六百的修士纷纷离开回到自己的洞府中,开玩笑,现在敢扶了姬旦的面子,日后只要一出山门姬旦给自己xiǎo鞋子穿真的连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待无崖子与身后一干修士愤愤的刮了楚天几眼扶起火毒驱尽的罗泽离开后姬旦脸色一转,微笑的对楚天説道:“xiǎo友好手段啊,如果去功绩殿换取功绩的话老夫正好有空可以稍xiǎo友一载。”

也不知道姬旦嘴里説的好手段是指楚天斩杀了圣百烈等的一干翼族还是击败了罗泽立威这一件事。

楚天眸子中的喷涌的火光逐渐熄灭,红彤彤的眼珠染上了一层银白,连头发也变成了银白色。

楚天儒雅的一笑,语气温和:“前辈带在下去的话再好不过,也少了一路上的麻烦。”

眉头上的皱纹在姬旦深虑中又加重了一分:“xiǎo友你身上好像有大麻烦啊!”

“这个在下自有打算,劳烦前辈担心了。”楚天不吭不悲的答道。

“如此,甚好!”不再考虑楚天身上气质奇妙的变化,姬旦一拂袖,一道青光带着楚天的身体飞向功绩殿的方向。

沿途的护卫无一阻拦,而其他修士见到了这道遁光也是纷纷让开,将目光投向遁光中的楚天,仿佛在想是谁能让执法部的长老姬旦携带着在玉冥城肆意飞行,是放了什么大错还是姬旦收了什么好徒弟欣喜若狂,要早日回去将师门传承传下去。

没有理会路上行人修士的目光,银发银瞳的楚天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枚记载功法的玉简细细的品读了起来。

上饶协和医院联系电话
银康医院戴礼
滨州治疗男科费用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辽宁正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