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都市之黑白神探

2019-07-27 09:5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过紧张的会议之后,四人在车上算是稍稍有了片刻休息的机会。〝杂∞志∞虫〝(书屋 shu05.com)曾日华却是个嘴闲不住的人,车开出没多久,他的声音便又在车厢内响了起来:“组长,有件事情现在可能不是处理的时候,不过……你还是知道一下比较好。”“说吧。”叶白干脆地答道。他知道曾日华既然已经挑起了话头,那不管合适不合适,是一定要说完的,还不如让他来个痛快。曾日华把脑袋凑了过来:“是关于吴国斌的死因。”“哦?梁音有新发现?”叶白一下子来了兴趣。昨天上午吴国斌自杀后,他还没腾出精力去调查这件事情,难道曾日华那边有了什么发现?“称不上线索。”曾日华摇摇头,无奈地叹道,“都快满城皆知的事情了。”一旁的罗飞有些糊涂,抢问道:“怎么回事?”“前天晚上那个假冒警察和吴国斌见面的人是个网络记者,吴国斌就是因为接受他的访问,所以才跳楼自杀的。”“你怎么知道?记者的采访稿已经上了网了?”罗飞猜测着问。“岂止上了网那么简单,俨然已成了今天的网络点击大热门!标题叫做《神秘杀手darker再度出击,艺校辱师事件血腥落幕》,怎么样,够火爆吧?”曾日华带着嘲讽的意味调侃道。“这都是什么无良的记者?哗众取宠,毫无社会责任感!”开车的尹健此刻也忍不住半侧过头,愤然谴责了一句。曾日华却“嘿”地冷笑一声:“这还不算完呢!那个记者甚至把他假扮警察采访吴国斌的音频资料也放到了网上,取名为《受辱教师临终前的访谈》。由于昨天吴国斌自杀的消息就在各大媒体炒得火爆,所以这段录音上网之后,相关网页几乎被点爆。而且听过录音的人都认为,正是这所谓的‘最终访谈’导致了吴国斌的自杀¨¨。”叶白皱起了眉头:“访谈的内容很过分吗?”“我给你放一段你就知道了。”曾日华拿出手机调到播放状态,“这是吴国斌叙述完案发经过之后,那个记者对他的一些提问。你们听听看。”播放器里传出说话的声音,虽然录音效果不太好,但还是能听得比较清楚。“按照你的叙述,那个杀手饶过了最后的女生,是因为你终于砍下了自己的手,你找回了做人的勇气,承担起了做老师的责任,是这样吗?”说话者是一个男子,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吴国斌喃喃地难以回答:“这个……这个……”男子又道,“好吧,我把这个问题简化一下。你认为你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吗?你是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老师?”“我……”吴国斌嗫嚅了一会,终于他鼓足气说道,“以前不是,但是……但是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想……我以后能够做到。”“嗤。”男子放肆地笑了一声,“这么说,你认为你在这件事中的表现很好罗?第559章:无良记者【求订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嗤。”男子放肆地笑了一声,“这么说,你认为你在这件事中的表现很好罗?那么那两个男孩的死呢?又该由谁来负责?他们才十七岁,还没有成年。”吴国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然后他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男子等了一会,又开始问下一个问题。“因为那个杀手许诺给你恢复教师的工作,所以你才去赴约的,是吗?”“是的……”吴国斌的声音已经非常低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你认为你还适合当一名教师吗?”见对方不回答,男子便接着说道:“看来你自己也认为不适合,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去呢?是不是对你来说,教师其实只是一份工作,与这份工作带给你的薪水相比,所谓的责任和义务相对来说就不重要了?”“我……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吴国斌虚弱地回避着。“为什么要逃避呢?你不是已经找回勇气了吗?”男子却不依不饶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那天没有去,或者说你从来就没有成为一名教师,那么血案就不会发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学生是否就是因你而死?”“我……我……”吴国斌已说不出任何话来,录音中传出的是一阵痛苦而绝望的呜咽声。“混蛋!”一旁的罗飞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竖起眉头斥道,“..对一个刚刚受到身心重创的老人问出这样的问题,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不这么问又怎能产生火爆的传播效果?至于被问者能不能承受,这些记者根本就不会管。”曾日华一边说一边关掉了播放,随即他又夸张地咧咧嘴道,“也许他就希望吴国斌承受不住,出点什么意外才好呢。你们看网络上的音频标题,不正是在借吴国斌的死亡进行炒作吗?”“其心可诛,其心可诛!”罗飞愤然把这个成语连说了两遍,然后他问曾日华,“这个记者是谁?”曾日华摇摇头:“还不知道,网络记者发稿用的都是化名。而且你们听录音,他对自己的声音做了变频处理,显然他也害怕被人从现实世界中揪出来。想找他恐怕不容易呢……”叶白笑了笑,“他发新闻总要找相关人员,跑不掉的。”曾日(了诺赵)华摊摊手反问:“找到他有什么用?他的采访行为本身又不犯法。”众人沉默了,因为曾日华说的没错。驾驶座上的尹健倒按捺不住了,握拳砸在方向盘上:“就冲他做假证、冒充警察,先把他拘起来再说。到了号房里,看怎么收拾他!”“算了,先不要想这些了。”叶白见尹健和罗飞有些激动,便挥了挥手道,“不要误了我们的正事。”尹健恨恨地咬咬牙,不再说什么。而曾日华却叹了口气道:“唉,你说我们吐着血去对付darkers,可是呢,有时候遇到这些气人的事情,还真是想让darkers去收拾这帮家伙。”叶白瞥了曾日华一眼,没有说话,而一旁的罗飞心中竟也起了一丝波澜,若有所思地不知在想着什么。.

佛山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乐山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天津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自贡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伊春哪里检查妇科的好

下一篇:综主阴阳师妖之森

上一篇:庶子为王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