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真尊传 第三百七十六章 坚持的萧强

2019-10-12 23:3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尊传 第三百七十六章 坚持的萧强

“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孩子了.我也想要为你们分担.总不能每次都看着你们默默帮着我承受巨大的压力.我很担心的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每一次.看着你们痛苦的样子.却要装出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我的心事多么的痛啊.”

萧强哽咽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房间中.所有都望着他.眼睛在转动.都想不到一直都站在别人身后的他.这一次竟然站出來了.而且还说出了一直埋在心中的话.

“我不奢求什么.我只想要你们好好的.每一次.我都想要去帮忙.可是我却发现每一次我都是那样.束手无策.甚至是连站出來的勇气都沒有.这一次要是我还不站出來.我会后悔的.我会怨恨自己一辈子的.”

“姐.这一次就让我了.好不好.”

萧强的一番真情告白.听着心痛.看着落泪.萧菲菲瞪瞪望着自己的弟弟.是啊.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什么事情都只会站在他的身后的那个小屁孩了.

“真的长大了.弟弟.”

萧菲菲内心中欣慰的同时.却又思考着他的问題.他想替代自己转移那些血妖狐毒.可是他的修为.他的身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死亡.

而自己活下來的几率比他大.而且还有秦风在身边.活下來的希望比较大.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弟陷入危险中.这是他身为姐姐的.

沒有了母亲的他们两姐弟.可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父亲只会打理家族中的产业.对于他们两姐弟的关心可谓是少之又少.连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沒有几餐.把他的精力都花费在了家族的产业中.结果.换來的什么.

什么都沒有.还躺在了床上.生死不明.

“弟弟.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坚持.身为姐姐的我也很欣慰.但是.既然我是姐姐.你就要听姐姐的话.这件事你不用说了.乖乖站在一边就行了.”

“姐.可是…….”

萧菲菲瞪了一眼他.出于本能的恐惧.他还是退了一步.退后之后.又觉得不对.自己不是和她理论的.而是要替代的.我怕什么呢.

“沒有什么可是.你不会不听姐姐的话了吧.”

萧菲菲不动声色举起了拳头.一副就要磨刀霍霍杀猪样的模样.正想要向前一步的萧强顿时焉了.委屈看着前面威胁着的萧菲菲.不敢再上前.身体可是很老实的.意识到了萧菲菲拳头的厉害.动弹不得.

“姐.我…….”

萧强不愿意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姐姐将要承受那份痛苦.不甘道:“真的不行吗.”

萧菲菲摇摇头.萧强脸色暗淡.沉默不语.静静看着他的父亲.一边站着的冰锋.zǐ藤药师等人看着这一幕.心中暗暗点点头.赞赏道:“大哥.你有一对好儿女啊.”

在生死关头.最能体现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现在看來.一切都明了了.

秦风微笑插口道:“那个……那个…….”

“你又想到了什么办法.秦风.”

“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说你们这样子争來争去沒用的.要决定是谁接受那个血妖狐毒.好像是我來决定的.所以你们之前的那些话都不算.”

秦风缓缓解释.萧菲菲脸色精彩起來了.眼睛不善看着秦风.好像在说你要是敢再叽歪一句的话.我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但是有人比她快.已经死心了的萧强听到了秦风的话之后.神采飞扬.双眼充满了兴奋道:“那个秦风.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你來决定的.”

秦风微笑点点头.这个是事实.血妖狐毒不是你想要承受就能承受的.而是看你体质能不能承受得了.如果不行.最终还是会像萧华盖那样的下场.生活不能自理.而且还要再痛苦中了解余生.

而体质能够契合血妖狐毒的话.秦风有很大的把握保证他沒事.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吸收了这份血妖狐毒.到时候.他的实力就可以翻一倍了.再加上秦风的回去炼制的丹药.得到的保证就更加多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要你选择.”

声音中透露着威胁的话语.仿佛秦风敢说一个是字.她就会像饿狼一样扑上來.撕咬秦风.秦风巍然不惧.平淡道:“话是这样.沒错.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硬來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你们像不像他一样.半死不活的.”

“你的意思是如果那个人能够承受的话.就不会像我的父亲那样吗.”

萧菲菲声音中充满了激动.聪明的她.很快就理解了秦风的话.感情他们之前一直都理解错了秦风的话.秦风淡淡道:“沒错.如果是那个人体质能够承受的话.契合血妖狐毒.那么就不会像你的父亲的那样子.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真的.”

“真的.”

“沒骗我.”

“哪敢.”

一问一答.看得身边的人心惊肉跳.感觉到了浓烈的硝烟味飘在了两人之间.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足以燃起了惊天大爆炸.

这时候沒有人敢出声.四人帮则是害怕秦风

.一直都沉默不语.一旦说话了.迎來的是秦风的无情虐待.在來的时候.秦风已经明令禁定.沒有他的允许.他们不能随便说话.

而另一边.冰锋.萧强.还有zǐ藤药师.虽然他们不怕萧菲菲发飙.可是他们也不想自己遭殃.萧菲菲要是怒起來.他们的收藏可都得遭殃.也只有秦风可以治得了她.

“你啊你.就不能冷静一点吗.你越是激动.事情只会被你搞得越乱.不要被这些事情混乱了你的理智.”

“我也知道.可是我不行啊.”

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的父亲.中了自己的弟弟的阴谋诡计之下.现在都还在无尽的痛苦中.即便你修为再高.那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的亲弟弟给祸害了.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叫做.祸起萧墙.

有时候.利益真的可以蒙蔽一个人的双眼.那时候.兄弟只是一个笑话罢了.都不及利益的几分之一.

“那你现在看.还是等一下.”

想到了这里.萧菲菲有点抱歉了.他们一行人一直都在赶路.连吃饭的时间都沒有.遇到了自己.又开始了战斗.虽然那次战斗不是很激烈.但是处处充满了危机.

面对着那个银牌杀手.自己束手无策.而秦风却能够战胜他.虽然她也不知道秦风到底使用什么鬼妖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秦风他们一定很累了.

再加上一來到就是进來看他的父亲.与那些血妖狐毒抗争了一段时间.沒有一刻是空闲下來了.而自己却一直在麻烦他.真是有点过不去.

“现在吧.我怕再拖延下去.你父亲会坚持不住.都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我想他最多也就能够坚持一两天.现在先确定吧.然后我今晚回去炼制好准备要用的丹药.明天就开始治疗.所以.今晚.和明天都会是很危险的.”

“因此.你需要安排好了人.守护在这里.不能让其他人进來.否则.生死难料.”

秦风平静说着.从踏进來萧府的那一刻.秦风就可以大概猜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从萧菲菲遇到了刺杀开始之后.一直到进门就遇到了刁难.还有那个叫做萧宝翔的人.应该就是大门外碰到的那个阴险的人吧.

虽然见到了秦风他们都是满脸笑容.秦风知道.这种人才是最危险的.笑脸藏刀的家伙.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他的刺出來的刀.等你发觉的时候.就像萧菲菲他们的父亲一样.即将面临死亡.

“我先來吧.”

萧菲菲站到了秦风的身前.看着秦风.双眼中充满了对秦风的信任.一股香味随着她的向前.飘到了秦风的鼻子中.淡淡的清香.花瓣飘落.zǐ中淡蓝.秦风仿佛看到了zǐ藤花开.散落天地的场景.贪婪呼吸几下.

即便是萧菲菲再彪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的.爱美之心都有之.红色的长裙.碎开的衣裳可以看到她那洁白的皮肤.

白里透红.嫣然迷人.秦风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一分.涌起了一分冲动.恨不得立马冲上去.

an充满了心头.想要挤出理智.占据秦风的心房.秦风深呼吸一番.

“呼呼.”

坚守住心中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行.这里还有很多人.萧菲菲注意到的秦风的怪异.思索一番.看了一下自己.脸上顿时跑出了两朵红晕.煞是迷人.

秦风甩甩头颅.坚持不让自己看她.眼神坚定起來.神念散发出去.扫视过她的身躯.不说话.也沒有什么其他的表情.然后神念扫过了萧强的身上.萧强沒有反抗.很快便查探了一遍.除了冰锋头统领.还有zǐ藤药师.可是好像不怎么好.

沒有一个真正契合的.要说真的契合.就萧菲菲有一点.可是她的身体.秦风不能百分百保证可以吸收掉那些血妖狐毒.

“哎.麻烦.”

滁州治疗阳痿医院
丽水治疗阳痿费用
无锡性病医院费用
滁州治疗早泄方法
丽水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