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逍遥农家子

2019-07-27 14:1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生活稳定下来后,某一日,钟庆然突然兴致所起,拉着简明宇要为他作画。简明宇自是不会反对,任由钟庆然将他摆成各种造型。连着几天下来,光他的肖像画就堆了一桌子。这还没完,钟庆然又找了家里其他人当模特。本来,他想略过钟老爷子夫妇,毕竟两老都上了年纪,对这种事有忌讳很正常,他可不想让他们产生误会。结果他还在踌躇,钟老爷子夫妇倒是先行找上门来。这下,算是皆大欢喜。钟庆然采用两种笔法,一种写实,一种写意。以他的绘画技艺,写实作品都很逼真,只要见过真人,拿着画像绝不会认错人。写意作品吗,风格就多变了,各花入各眼,他也不好意思标榜自己画得有多好,自己瞧着舒服就成。这天,钟庆然停笔,动手将所有画都收拾起来放进画箱中。“不画了?”简明宇上前帮忙。“嗯。”简明宇眉宇间神色一松,这就好。一动不动连着或站或坐一两个时辰,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就连他都有些受不住。即便他自己乐意,能少折腾点也是好的。“明宇,这几天你辛苦了,要不晚上奖励你?”钟庆然擦干净手,笑眯眯地说道。两人在一起都好几年,听到这么明显调笑的话语,简明宇再不像当初那样羞涩,但要说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不可能。他大大方方应下,还挑衅地看了钟庆然一眼:“就怕你体力不支,没能让我尽兴。”“是吗?这么说你丈夫真的好吗?你就不怕明天下不来床?”钟庆然虽然说得笃定,其实底气并没那么足。他还真有些怀念当初,那时候简明宇初经人事,特别容易满足,他随便一拨弄,就能让他身心俱爽。现在就有些让他头疼,并非他那方面能力不行,实在是另一半体力过于充沛,随着对□□的熟稔,越来越不好伺候。若想让简明宇餍足,他非得拿出十二分心力应付不可。钟庆然身体也很不错,只是和简明宇一比,就落了下成,这事还真让他伤脑筋!可即便如此,钟庆然也从没想过要压制简明宇。能有这样一个媳妇,他求之不得,哪里会去折断他的羽翼?他就该像骏马在草原上肆意奔跑,像雄鹰在天空自由翱翔。将他束缚住,如同斩断他的臂膀,失了那份鲜活,就彷若没了灵魂,光想想,钟庆然就觉得难受。“拭目以待!”“那行,你就洗干净等着,晚上一定让你如愿!”这种事关男人尊严的事,钟庆然怎么可能打怂?大不了他豁出去,费点劲总能把自个媳妇服侍舒坦。两人相处俨然一副老夫老妻模式,对彼此更是了解得很透彻。结果正如两人所想,一夜**之后,钟庆然是把简明宇喂饱了,他自己也差点累成狗。第二天醒来,钟庆然发誓一定要加强锻炼。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哪天要真无法满足明宇,这让他脸往哪搁?房事不和谐,是会影响夫妻感情的,他一定要杜绝这种苗头,连点火星子都不能起。自那晚之后,钟庆然连着好几日都去校场锻炼。这让简明宇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仔细一留心才回过味来。为此,他一连几天都心情愉悦,就连带着城卫操练时,脸上也挂着一抹浅笑。这可让他的下属惊掉了一地下巴。简明宇是何人?那可是掌管着整个华夏武力的统领。平素大多威严肃穆,他不是不会笑,只是从没有这般虽然笑容不大,但整个人一天到晚都洋溢着温暖感觉的时候。简明宇长相本就不错,再配上一副好身材,衬得人格外英挺。他的风姿,放眼整个华夏都少有人能及。平常他板着一张脸也就算了,现在这样,就连一帮大老爷们都有些被闪到。一个个都趁着简明宇视线不在他们身上时,偷偷瞅上几眼。他们知道,这种情况可不多见,不趁机一饱眼福岂不可惜?这让钟庆然颇有些吃味。简明宇注意到钟庆然的神色,笑意更甚。这下倒好,钟庆然脸更黑了。见状,简明宇忙收敛笑容,免得庆然刺激过大,公然做出让人没眼看的事情。他心里美得很,不光是因为庆然吃醋,还有这几天庆然天天锻炼的缘由在内。有些做法,看似并不是为对方着想,可真如此吗?就好比钟庆然这次举动,难道就只因为他怕丢了男人的面子?至少简明宇认为不完全是,其中当是夹杂了想让他更为享受□□乐趣的意味。这是简明宇对自己,也是对钟庆然的信任。他不会妄自菲薄,猜疑这猜疑那。他相信,庆然也同样乐在其中。这样做,效果不能说立竿见影,起码还是有作用的。由于两人都处在血气方刚,一碰即燃的年纪,房事自是较为频繁。以往他们还有过因□□过密,不得不歇上几天缓一缓的情况。自打训练初见成效那日起,这种事情出现几率便越来越少,到后来,已几近绝迹。点白和鸣雷听觉灵敏,鹰房离西正间又只隔了一间屋子,每晚钟庆然和简明宇做床上运动时,它们的耳朵都惨遭蹂~躏。因着晚上光线较暗,它们也没法老避出去,只能第二日给钟庆然甩上几个眼刀子。对简明宇,它们却从不会这样。这样的区别对待,钟庆然也只能悻悻然地受着,谁让他不在理呢?

达州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丽江最好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石嘴山治牛皮癣好的研究院
永州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伊春什么是严重附件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