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神武禹鼎 第96章 我要做教皇

2020-01-16 20:5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武禹鼎 第96章 我要做教皇

封弋轻吁一口气,嬉皮笑脸道:“其实就这么一点秘密,不足以让你心生杀意吧?”

秋雨烟凤目生寒,带点不屑的冷哼道:“别说废话,请说遗言。”

封弋大感尴尬与无奈,道:“其实,我有法子医治你。”

秋雨烟直截了当拒绝道:“本姑娘不需要,也不稀罕。”

封弋仍不死心,苦口婆心地劝道:“你母亲会不高兴的。她在九泉之下,知道你变成这个样子,肯定会很心痛。难道你忍心吗?”

秋雨烟的软肋被抓住了,呆了一呆。

封弋拍胸道:“雨烟绝对可以放心,在下以我的人格保证,一定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秋雨烟咬牙道:“你要言而有信敢泄露半句,否则我会杀了你。”

这小魔女表面虽仍是凶巴巴的样子,事实上语调大有改善。

封弋道:“绝不会有这种情况。嘿!你是已经同意在下给你医治这怪病吧?”

心里苦笑不已,感觉自己费尽唇舌,好像是一直是在求着要给秋雨烟医治似的,生怕她不同意。

这个小魔女真的不好相处。

唉,谁叫自己喜欢上了他呢?

秋雨烟淡淡道:“你真的有把握?”

封弋道:“嗯。事不宜迟,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秋雨烟道:“不急,不急。”

封弋一怔。

秋雨烟不理他询问的迷惑眼神,接着道:“本姑娘的两个梦境你已经看了,有些事情想必你也清楚了,现在既然都说开了,也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有一件事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封弋道:“请说。”

秋雨烟盈盈站立起来,缓步走到米母神像面前,凝神深注,沉吟道:“关于此行我东来目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封弋已然抢先插入道:“在下知道,除了暗中保护突厥太子之外,你还有一个伺机决断的任务,就是来作说客的吧?”

秋雨烟心中打了个突突,霍然转身,目光逼视着封弋,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对她这种居高临下的身姿与眼神,封弋潇洒地笑着站了起来,移步至她身侧。

他朝米母神像躬身作揖,沉吟半晌后,气定神闲的道:“在下自炼就炎黄圣体之后,尽管自信大胜从前,但是自已事自己知,纵使我再如何有魅力,也不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吸引一个远避红尘、心冷如冰的小魔女?自昨晚与另一个你接触之后,我想了很多很多,其中便通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和我保持着若即若离、飘忽不定的暧昧关系,一定是目的的,要么就是杀我,要么就是劝降,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如若你接到的是死命令,是要杀我,不管我有没有为你挡一箭,以贵教之金规铁律,你一定会在我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杀了我,可是你没有,反而借挡箭之事,以情博情,以心动心,想必为的就是引我入教。”

秋雨烟、鄢雨秋名义上是两兄妹,其实只是她一个人的两面,性格不同,装扮不同,出没时间出不同,是秋雨烟,晚上是鄢雨秋。

秋雨烟暗叫一个厉害,生出完全捉摸不着此人的感觉。

双目凝视着封弋英俊完美的侧脸,见他有种豁了出去的痛快,也许正是他此时悠然自得的心情写照。

默然片刻后,回复一贯的冷漠神情,冷笑道:“原来你早就猜到了我和你在一起是别有用心,那你演了大半天戏,现在是不是很累?”

封弋早习惯了她翻脸不认人的蛮横作风,向她瞧去,凝神注视道:“自始至终演戏的人是你,该说累的人也应该是你。或许是我前世欠了你,尽管我知道你是带着目的引我入教或杀我以绝后患的,但我还是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秋雨烟芳心微颤,倏地转过身来,步步为营的径自移步大门。

看着外面下得正爽的雷雨,湿润芳香的雨气随着一阵风吹了进来,令她迅速清醒起来。

她只懂得恨,绝不明白爱是怎么一回事。

她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

爱是与她无缘的,只有孤寂完全属于她。

可是,自从与封弋相遇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令在她本密封起来的茧蛹破开了一个缺口,她安稳、孤寂的世界被动摇了。

她能够体会到封弋的情感是真的,绝对是发自内心肺腑的。

如果说,之前她是和他在演戏,但是现在对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子,一时之间确实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一片冰心已经开始溶化。

外面的雨愈下愈密,雾愈来愈浓。

雨气和雾气再分不开来,米母院似已与人世隔绝,像被世人遗忘了。

秋雨烟看着烟雨迷离的对面山景,吁出一口气,徐徐道:“本教曾经派人调查过你,其结果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在几番交锋之后,其实教内已经将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致认为非除不可。但是,我义父听说之后,竟与大家意见相左,他认为你是难得的可造之材,明确表示想收为已用。是以近日他老人家亲自下令,已经取消追杀你的一级‘火刑公令’,并同时密信令我前来邀你加入本教。”

封弋跟了上去,淡然自若道:“在下自入世以来的各种表现,都很不错,这个我知道。关于你义父对在下的肯定,我也表示肯定。虽然在下不知道贵教火轮邪王是如何知晓我大难不死还能活着的信息,并且还选择了一个非常合适的说客在这里前来等我,但是我很高兴能得到贵教火轮邪如此高规格的赏识与认可,这算不算是我的荣幸?”

秋雨烟仰起俏脸,目光重投封弋脸上,专注而认真地道:“那么,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封弋,你愿意加入本教吗?”

封弋轻描淡写的道:“如果在下说不愿意,是不是便真的格杀勿论。”

秋雨烟默然不语,算是承认了。

封弋精神一振,大感兴趣地笑道:“你们给在下安排的什么职位?”

秋雨烟皱了皱鼻子,淡然道:“五大护教之一。”

封弋摇了摇头,讨价还价道:“官儿太小了。”

秋雨烟没好气地道:“不小了。你大师兄只丙卫也不过是十二门徒之首。”

封弋狡猾地一笑,道:“这个嘛……容我考虑一下。”

秋雨烟为之气结,道:“那你想当什么?难不成还想做圣君不成?”

封弋气定神闲的道:“非也。其实我想当……新任教皇。”

秋雨烟正色看着他,封弋也一脸认真的回望着她。

封弋没有开玩笑,她也看出来封弋没有开玩笑。

秋雨烟再次领教到封弋无耻的本色,目不转睛地审视着他,似在重新估计他的能耐,好半晌后回复过来,不屑的撇撇嘴,啐道:“你小子口出狂言。”

封弋看着她圣洁发亮的侧脸,轻松地回敬道:“情动于中而见诸外,何狂可言!”

秋雨烟出奇地没有生气,静默片刻后,双目射出深切缅怀的哀伤神色,幽幽道:“你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实话告诉你吧,自我娘亲辞世之后,教皇之位一直悬空。”

秋雨烟的身份呼之欲出。

原来她就是,现任教皇秋红樱与蜀山玄院前任掌教鄢雨空的亲生女儿。

由于父母一正、一邪的叛逆结合,以及后来的突然反目与割舍,想必使得她的精神压力太大,以致于在练功时走火入魔,被莫名邪魔得以趁机入侵,从此在是秋雨烟,晚上是鄢雨秋。

封弋转瞬间又想到了她那神秘莫测的义父,也就是副教主火轮邪王。

这一切不难看出。

近期火轮教的所有行动,均是由火轮邪王统一指挥与谋划的。

他不仅得到秋红樱的信任,掌管了火轮邪教,而且这么多年仿佛还从未想过要转正。

那他究竟图的是什么呢?

天下?

看来他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厉害黑手!

封弋对火轮邪王的身份越来越兴趣了,本想探听一下口风,但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依她的性格,问了也是白问。

他沉吟片刻后,道:“教皇之位应该是秋教皇留给她女儿你的,即便是你义父火轮邪王再如强势大与才智过人,也都不敢以身犯险,有任何妄想与染指。”

秋雨烟转过玉首,凝神注视封弋,凤目寒光一闪。

整个人立即变得蛮横强势,却语调平静地道:“既然你都猜到了,那么还想当教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真是敢想啊!”

稍顿之后,又道:“封弋,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像你这么的自大狂妄?好像屈居一个女人之下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

封弋哈哈一笑,以带点自嘲的语气道:“不,你在上面。你可以做教皇夫人。”

他眼神变得更坚定,亮芒闪闪。

任谁都可以看出,即使鬼神的力量,也没法改变他钢铁般不屈不挠的强大意志。

秋雨烟哑然无语,心里涌现一股难在抑制的狂猛冲动。

她想要杀掉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却又厚颜无耻的混蛋大爷。

封弋干咳一声,道:“让在下入教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秋雨烟眼里寒光闪烁。

长春华山医院地址在哪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可靠吗
卵巢早衰能治好吗
哈尔滨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看妇科医院那儿好
分享到: